薛洋洋

浮生若梦梦浮生(一)

将军叶×表面男宠其实有特殊身份喻
古风paro
连载

     “听说了吗,叶将军凯旋还朝了!”

    有京城第一侠士楼之称的酒楼——醉客楼,正忙着接待来来往往的酒客。此时正值子时,家家灯火却明亮如昼,毫无倦意。

    醉客楼第二层最靠窗的地方摆着一方雕花小木桌,桌上摆着各色的菜品,还有一个白色的小瓷壶。

     木桌旁围坐着三个人。一个长得十分娇俏可人儿的少女穿着一件鹅黄色眀纱及膝襦裙,腰间挎着一把锋利的短刀。估计是喝醉了,她一手举着酒杯,一只手轻轻推着身边穿着紫色长袍的女子,眼中似是含化了糖块儿似的,眼神中更添了几分勾人的俏皮,小脸红扑扑的,甚是惹人怜爱。

    “行了别喝了!”较为成熟的紫衣女子一把推开歪斜在她身上的少女,从容不迫地理了理散乱的鬓发,答道:“不过这天下人谁不知道叶将军明儿就进京了?否则这街上哪来这么热闹!我听人说皇上明儿晚还要在御花园内大宴群臣,亲自为他接风。哎呦,真是羡慕也羡慕不来的事儿!”

     坐在她二人面前的是一位彪形大汉,穿着一件薄薄的破布衫,身旁放着一柄斧头。他的脸早已醉得通红,抬起手摸摸脸上像一根根针一般挺立的胡须,一扬脖儿又喝了一碗酒。随即将酒碗重重向桌心一砸,桌上立刻显出了一个浅浅的小坑。只听他用那亮如洪钟的声音说道:“我听说,这一仗打得蛮夷可是头破血流,满地找牙呢!真是给我们中原人长脸!!!这下,那群乌合之……之众!对,乌合之众!可是不敢再嚣张了!”说完,撇过头向酒楼里跑堂的伙计大吼一声:“小二儿,没酒了!快拿酒来!今天,不醉……不醉不归!”

    “哎你们两个没完了是吧!”三个人中较为清醒的紫衣侠女突然站了起来,随之掉落的还有一直罩着她脸的斗篷。斗篷下赫然显露出的一张妖冶无比的面庞,突然间就吸引了酒馆中无数道目光。娇嫩的皮肤光洁如玉,此时却气得通红。她一把夺过了壮汉手中的酒杯,气急败坏地说道:“今儿晚上姐姐我请你们俩喝酒已经很大方了,你以为你喝的是谁的钱啊!你们俩欠我的债数都数不清了,还想喝酒?”说着冲厨房喊道:“伙计,这桌儿……”

    “再加两坛酒,谢谢。”

     紫衣侠女的“这桌儿结账”被硬生生打断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温润如玉的男声。

   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十分尴尬的意味,反观被打断的紫衣侠女似乎已处在爆发的边缘。随着“咔咔咔”握碎骨头的声音,她轻轻转过头,脸上挂着“你再说一遍我保证不打死你”一般的表情,却又十分“温柔”地咬牙切齿道:“哪个没长眼的敢打断姑奶奶我啊,嗯?”

    “对不起,失礼了。”

    循声望去,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白衣的男子。

     青丝如瀑,鬓发如墨。纵是熟悉他的人,也会如此由衷感叹。从发旋一直垂到腰际,不长也不短;一部分头发从鬓角束起,在他头顶上用白玉发冠一丝不苟地挽着;其余的飘飘然地垂下,扫在象牙白的薄衫上的锦纹上,丝丝缕缕地遮掩在娟绣着纹理的腰带前。衬得其人衣袂纷飞,白衣翩翩。似是从更远的时光中款款走出来的谪仙人,时光纤陌,不染尘埃。

    你无法不承认,有些人生来就是这样:眼角发梢,便是一段风流。

    在众人正面面相觑时,他已经徐徐走到紫衣侠女对面坐下,转头吩咐小二儿道:“麻烦再取两坛酒。”

    小二儿才回过神来,满口答应道:“好好好,小的这就去!大人稍等!”

    吩咐完之后,白衣男子便转过头来,对还站着的紫衣侠女笑得如沐春风,道:

    “打扰了,在下喻文州。”




求文(占tag致歉)

最近有点文荒,想看很好的安雷文,什么设定都可以,不知道有什么好的推荐嘛?拜托了!最近疯狂喜欢安雷,停不下来的那种。但不太喜欢看BE,最好是HAPPY   ENDING那种。
占了tag十分抱歉<(_ _)>

你我之间(叶喻、一发完)

*叶喻日常高调商(feng)业(kuang)互(sa)吹(tang)
*ooc预警
*私设如山

  “我对前辈/文州的印象?”

   “嗯……我对前辈的看法啊,怎么说呢?”喻文州看着眼前满脸期待的黄少天,若有所思地娓娓说道,“第一次知道他才刚刚接触荣耀,也是因为叶前辈才喜欢荣耀的。从青训营的吊车尾到能与叶前辈同台竞技的蓝雨队长一路走来,对叶前辈有了更多的了解,也收到了许多来自叶前辈对我的鼓励。”

    “文州他虽说是个手残,但胜在‘心够脏’。”叶修叼了根棒棒糖,歪在电竞转椅也不看包荣兴,自顾自地说着。“蓝雨青训那会儿不就打爆了老魏不是?啧啧啧,不过老魏他是弱了点,连文州也打不过。没办法,年纪大了嘛。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一代新人换旧人啊。哪像哥,想退役都退役不了。”

   “叶前辈的眼睛很漂亮。”  喻文州想了想,加了一句。“虽然那双眼睛里平时更多的是一份漫不经心,甚至在嘲讽人时还带着一丝狡黠与调笑;但只要谈起一切有关于荣耀的东西,他的眼睛里永远都闪烁着旁人无法理解的执着与热爱。真的是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啊。在那双黝黑的、闪亮的眼睛里有着值得我们一生去追寻的东西。”

   “文州是真的白。”叶修眯缝着眼,咂了咂嘴继续说道。“那皮肤,啧啧啧,绝了!古时候那什么四大美人,什么吹弹可破、冰肌玉骨,都比不上文州,那简直嫩的能掐出水儿来。而且文州的脸手感也不错,稍微捏重点儿就一个红印子,南方人皮肤就是水灵点儿。每次我都恨不得把他脸给啃红了。”

    “叶前辈的嘴唇是淡粉色的,薄薄的,凉凉的,亲上去的时候很舒服。嘴唇间总可以闻到一股淡淡的烟草味儿,还有一点点糖果的甜甜的味道。他呢,特别喜欢亲我的脖子和脸,又啃又咬的,一嘴下去就是一个红印子。嗯,笑起来也特别好看,嘴角弯弯的向上挑着,更多时候嘴里叼着根烟,笑的时候露出一点点雪白的牙齿。叶前辈的笑给人很潇洒、很安心的感觉。”

   “我只看见过一次文州哭,就是世邀赛夺冠那会儿。那天晚上他是真的很拼啊,手速全程飙两百以上,我和我的小伙伴的惊呆了好吗。结束的时候文州手抖的厉害,坐在椅子上不起来。我去拉他,他一下子就抱住了我。我正纳闷儿就听见他轻轻地说了一句:‘谢谢你。’声音有点儿哑。后来我看他眼圈儿都红了。”

“叶神的手很修长,手指很细很灵活,不愧是荣耀教科书的手啊。指甲修剪得很好,手保养得很不错。我平时都不敢去亲他的手。”

“文州的腰细,一点赘肉都没有。我还经常跟他说要给他天天做饭,把他养得胖一点。他这时候就会笑眯眯地对我说:‘叶前辈是打算用康师傅牛肉面把我养胖吗?’一边说一边把我的方便面扔进垃圾桶,说这东西不健康,一般还会顺便把烟一起没收。”

“叶神特别喜欢吃泡面,跟他说过很多遍他也不听。还有抽烟……”

“每次到了新赛季,文州就不好好睡觉,整天熬夜。身体好也不能这样是不?我知道战术是很重要……”

“叶神……”
“文州……”

我们走过那么多年的风风雨雨,对彼此有那么多想要诉说,可是在望进对方那双最清澈的眼眸中时,千言万语最后也不过汇聚成一句最为老套的告白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“爱我中华。”

酸(上)

*追凌
*ooc预警
*私设如山
*又名蓝景仪:今天帮好友追媳妇儿了吗 (划掉)  
(一)
       蓝思追最近总可以在身边闻到一丝酸味儿。
       那一丝酸酸涩涩的味道,不浓,淡淡地漂浮在蓝思追的鼻间。一吸气,那股似有似无的味道便在鼻腔中缓缓散开,虽淡,却时常让蓝思追微微皱鼻子。
        “思追,你怎么啦?”在身旁抄写家规(?)的蓝景仪一抬头,便瞧见了一旁人儿的异样,一边活动着因长时间握笔而酸软的手指,一边忙问道。
       “没什么。景仪的家规可是抄好了?刚刚金家家人登门拜访,邀景仪与我去一同夜猎呢。”
       “还没,不如思追你帮我抄几段嘛。”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哎呀,思追我和你多少年的交情啦,就一小段,看不出来的。”
       “要尊重长辈。”蓝思追无奈地摇摇头,却终是从笔架上取下一支毛笔,铺好雪白的托墨雪浪纸,蘸上墨,一笔一划地帮蓝景仪誊写家 规。“景仪如果不加快速度的话可就赶不上夜猎了。”他仍不忘出口提醒景仪。
       “明明只有你怕赶不上吧!”蓝景仪听了不由翻了个白眼。“我也是搞不明白为什么你对和那个大小姐一起夜猎那么上心?毕竟蓝家与他同辈的也只有你能压得住(?)他。”
       “不可背后语人是非。”蓝思追抬起头颇有几分郑重地对蓝景仪说道。“阿凌他……没有恶意的。”
       “哼(ノ=Д=)ノ┻━┻蓝思追你也好意思!所以你是不是忘了我今天到底为什么会被罚抄家规啊!”
        蓝景仪这话倒是一下子提醒了身旁的人儿。蓝思追听了恍然大悟,忙掷了笔,催促蓝景仪道:“快拿出来,闷久了就不好吃了!”
        蓝景仪:emmmmm
        虽是有着万般的不情愿,蓝景仪仍是照做了。他环顾左右,见四下无人,才在腰间摸索了一阵,小心翼翼地掏出一个小油纸包,递给蓝思追。而蓝思追一瞧见那个有些皱巴巴的油纸包,连忙接过,抿着嘴温柔地笑了。
        一双亮如漆星的双眼弯成两个好看的月牙,阳光透过窗棂,斑斑驳驳地在他的脸上打下一个个光斑,就连空气中也充斥着一种恋爱的酸臭味暖洋洋的甜味儿。他身上的那一抹淡淡的柑橘的香,甜中微微苦涩的后调掺进了阳光温暖古朴的香味,带着让人心安气定的稳重。   
        蓝景仪:恋爱让人面目全非。
        蓝景仪看着笑得宛如一个智障(划掉)的蓝思追,不禁撇了撇嘴。“我看他昨天也就随口说说而已,你怎么上心干嘛?试问这天下谁人不知他们金家家大业大,身后还有江家撑腰,会吃不到这种市井小吃?”
         蓝思追却是十分严肃地答道:“景仪你家规可是抄好了(?)断不可如此无礼,阿凌他每次夜猎都是尽心尽力地斩妖除魔,每次蓝家弟子身陷危机他也不遗余力地帮助蓝家,礼尚往来,这点礼物不过是感谢他近日来对蓝家同辈的照顾。”
       蓝景仪看着自家好兄弟如此义正辞严地袒护金凌,也懒得与他争辩,拿起笔来继续奋笔疾书。倒是蓝思追看着手中的小油纸包,默默不语。想起昨日夜猎过后,他与金凌一同走在街上。夜晚的街市灯火通明,热闹非凡,街上的人络绎不绝,路边小摊前也被人围得水泄不通。虽是人潮似海,但当独属于夜晚的习习凉风吹在脸上,万家灯火照亮繁星点缀的夜空时,反而是惬意无比的了。
        走过一 条条街,穿过一条条巷,身边的脚步却是蓦地停了下来。蓝思追也是停了下来,转头去看金凌,却是一愣。只见金凌站在一个小摊旁,任由人群在身边拥挤也仍是不为所动。白净的小脸在蒙蒙热气里显得有些模糊,却怎么也遮不住脸庞上的笑。蓝思追见状,忙拨开人群来至金凌身边。循着身边人儿的视线望去,原来这摊子上是在兜售着一些零食杂碎。架子上烤着热气腾腾的烤红薯,旁边一个锅里瘫着一张被烙得金黄酥脆的葱油饼,还有饼里抹芝麻酱的,芝麻又甜又热的香味飘出去老远,只勾得人馋涎欲滴。
       “阿凌可是饿了?”蓝思追问道。身边的人却摇了摇头,抬起手指向一个地方。蓝思追
抬头望去,终于知道了金凌在看什么。葱白细指所指的,是在摊子上最右侧一字排开的油纸袋,油渍斑斑的纸袋上用朱笔写着:梅子糕。
        金凌默然片刻,哑着声开口道: “很小的时候,舅舅就带我去夜猎。当时走在街上,时不时就可以遇到几个手中拿着这种糕点的人,我有一次趁着舅舅不注意,拉了一个人问他这是什么。那人就回答说是梅子糕。后来我就被舅舅叫走了,到底是没吃上。再后来,就回去了。平时舅舅不允许我吃这种东西的,一般也没机会吃这种吃小的,可我却挂念了好长一段时间”金凌说到这儿,似有似无地笑了一下,声音中却带上了哽咽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蓝思追,你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口的话还没等说完就被远处传来的一声呼喊生生打断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蓝——愿——,大——小——姐——”
          全场最佳:蓝景仪。
          蓝思追不等金凌开口,一把抓起金凌手,一个转身拉起他就走,嘴里还欲盖弥彰地解释着什么:“阿凌我们快走吧天色不早了不然景仪又要到处找我们了。”金凌见他这副模样先是一愣怔,终是默默低下了头,一言不发。在后来的路上,他两人都安静了不少,低着头不去看对方的眼睛。有时蓝景仪找他们聊天,也都是有一搭没一搭地敷衍着,心不在焉。
         你问,可有谁乱了谁的故作平静?又是谁不懂谁的一片痴情?
TBC
这篇文呢会出一个酸甜苦辣咸的系列文,如果喜欢这篇文章的文风的话,敬请期待!